欢迎您进入“湘企出海+”综合服务平台怀化专区!   | “湘企出海+”综合服务平台

新冠疫情下非洲农业系统的现状与前景

来源:上海市企业走出去综合服务中心 时间:2020-07-22

背景

随着新冠肺炎在整个非洲大陆蔓延,各国政府采取了一些遏制措施,例如封锁和关闭边境,以防止疫情的进一步蔓延。这些措施极大地影响了私营部门的生计,边境关闭和行动限制严重打击了运输、旅行和旅游等行业。政府正在尝试逐步加强农业产业供应链,以确保员工和消费者的安全,同时仍提供重要的服务、商品和食品。

解析

1.非洲各国面临的贫困和饥饿脆弱性要远高于世界其他地区,有多达2.5亿人面临粮食极度不足。同时,农业为非洲创造了65%的就业机会,贡献了75%的域内贸易,非洲农村地区的数百万人依靠自给自足的农业获得食物和补充收入,封锁措施则显著削弱了农业在促进非洲粮食安全和消除贫困方面的作用。在此之前,包括蝗虫入侵、洪水和非洲部分地区安全风险在内的若干因素已经导致日益严重的粮食安全危机,但近年来许多非洲国家将农业列为基本服务类别,并努力保持边境、港口开放以疏通货运,这对非洲域内农产品贸易形成一定支撑。

2.新冠疫情以及附带的封锁限制对农业的短期生产和分销能力产生破坏,边境关闭和行动限制严重打击了农产品运输,并带来食品供应链中断的风险。政府为防止病毒扩散而采取的措施影响了农产品运输,进而影响了食品供应链中的许多其他环节,买进或卖出产品的市场交易也受到严重影响。一方面,许多农民被迫以赠品价格出售农产品,导致收入大幅减少,也使得在新播种季节来临时对化肥、种子的资金投入变得难以负担。运输限制使得供应商尤其难以在播种季节及时向农民提供种子、肥料、农作物保护产品、设备和动物饲料等。由此可能导致年内农业生产2.6%-7%的收缩[1]。另一方面,封锁限制、人员短缺、物流压力造成的运输延误和运输量普遍下降,以及恐慌性购买也正在推高交易成本和市场价格。这种成本压力不仅来源于域内贸易,由于非洲是巨大的粮食净进口国,随着疫情下非洲主要出口收入来源大宗商品的价格下跌,欧盟等重要出口目的地需求的减少,以及非洲货币的持续贬值,非洲的食品进口也正在承受压力,进一步加大了非洲确保粮食安全的难度。整体上,农业供应链中断,进口减少以及许多非正规市场关闭的综合作用正在显现,在津巴布韦、南苏丹和苏丹,由于整体粮食供应紧张以及与新冠疫情相关贸易流量和市场功能的中断,粮食价格正在大幅上涨。

3.鉴于外部需求和经济增长放缓,许多与食品供应链结合的非正式微型、小型和中型企业很可能因缺乏资金而不得不缩减规模,暂停业务或面临破产。由于欧洲、亚洲、美国市场消费者支出明显下滑,这些市场的农产品进口需求也受到直接影响。国际市场在肯尼亚、南非等一些非洲国家的出口和GDP中所占比例较高,对出口企业预计会带来一定冲击,例如肯尼亚的蔬菜和花卉出口品已经出现滞留。

4.加大农业投资并提升粮食系统供应链弹性或得到后疫情时期非洲政府的进一步重视。加大农业投资并提升粮食系统供应链弹性或得到后疫情时期非洲政府的进一步重视。这将包括确定和聚集优先领域,加大投资以提高优势作物的生产力、加工和出口能力,完善价值链体系,更加快速地提升粮食系统弹性。对于投资者来说,政府的政策扶植以及非洲国家间粮食贸易渠道的不断畅通意味着至少12亿的消费群体,上千亿美元的市场空间。同时,非洲农产品对外出口前景广阔,特别是其面向亚洲的出口近年来快速增长。以南非为例,亚洲市场占其农产品出口的比例已经从十年前的6%上升到20%,亚太地区的主要出口市场为中国、印度、菲律宾和越南。即使在疫情背景下,2020年南非柑橘的出口预计可以超过2019年的1.27亿吨,达到1.4亿吨,其中截至6月底,该行业已运装了4500万吨柑橘,同比高出1000万吨。而南非的山核桃果产量的80%是出口到中国,花生果仁的70%出口到日本。




免责声明: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